头顶黄土

疯子。很丧。日lof随意。
初三。缓更。/平常就是XD
画绑@小侦探的白干儿/抱紧大可爱
求你们看一眼置顶。
priest女孩永不言弃!!
快新长顾是我心头白月光!!!
求你们去看杀破狼呜呜呜呜
顺便:西湖组和荣光组了解一下!!!

【置顶】傻不拉几的自我介绍XD

这儿鬼,cn什么鬼(←认真的,也可以叫我挽今离

是个写手,副业瞎画,坑多,爱点推荐,建议屏蔽

画绑 @小侦探的白干儿💫 /抱紧大可爱

主产快新!快新!!快新!!!←本命(可订阅#什么鬼的废纸篓#),偶尔产全职相关【周叶伞修叶中心√(all叶)】(可订阅#什么鬼的垃圾筐#),还产点国共(#什么鬼已废#)

叶修是信仰,敢diss打爆你狗头

坑多,千万慎fo

文笔不好,画画辣鸡,瞎了您的眼还请移步

话痨,佛系,友好交流拒绝撕逼x

提意见私信评论均可,合理采纳;骂我我都不会生气,您尽管蹦哒,我自娱自乐

扣扣:1494638656,欢迎小可爱找我扩列ww

喜怒无常,经常画风突变,可攻可受

备注:

关于蹲的坑(只产前三,剩下看心情:
全职高手
名侦探柯南
党拟
凹凸世界
宝石之国
刀剑乱舞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APH
魔道祖师

priest相关:
杀破狼
默读
镇魂

【快新】黑羽皮了吗?

#还是片段

#给狐鸦大宝贝的图配的文字 @小侦探的白干儿💫

图片走这里ww

#不好意思写的差劲我的锅/拉后腿

#工藤已恢复,已同居,谈恋爱的小日常,夫夫情趣了解一下

        怪盗基德又发出了预告函。

        工藤看着书桌上摆放的端端正正的白色信封,封口用了心形火漆印,看上去倒像是一封待拆的情书,带着初恋的青涩与甜蜜,乖乖巧巧,一不小心就会溜走。

        工藤新一走上前,轻轻掂起,小心的护着恋人纯粹的心意。不重,很薄。打开来,是他司空见惯的一张素色卡片,内容同他从警部那里拿到的如出一辙,只是僵硬的印刷体换成了他所熟悉的黑羽快斗的字体,带着几分张牙舞爪的轻狂。

        这是独属自己的。他想。嘴角不自觉翘起,将卡片轻柔的放进心口的口袋。

        ……

        “怪盗基德。”工藤挑了挑眼尾。

        “又见面了,我亲爱的宿敌。”基德声音里带着不知是真是假笑意,刻意加重了[亲爱的]这三个字,不出所料的看到了面皮薄的侦探羞赧扭过头去而暴露的殷红耳尖。

        “把东西还回来吧,反正对你也没什么用不是吗?”工藤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倒不如陪他玩一玩。

        怪盗基德轻笑起来。他踩在细细的天台栏杆上,夜风猎猎,背后的白色披风呼啦呼啦响着,和风声愈吵愈烈,欲盖弥彰般隐藏了二人的呼吸。

        基德把玩着刚刚几乎可以说是[光明正大]窃取的小物件,是一枚戒指,据说在阴天的夜晚可以折射出星空,故名“星之眼”。

        侦探走上前去,伸出手,“把东西给我。”声音坚定而不容置疑。不料基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可以给你,带上了就是我的人了。”侦探脸色爆红,被戴上戒指的手忘记收回,就那样任凭对方抓着。

        怪盗基德还在仔细打量,就在工藤新一以为他又要说什么肉麻情话的时候,装模作样的来了一句:“名侦探,指甲该剪啦。”

        回家后后背被名侦探的长指甲挠出血暂且不提。别问我他们干了什么,自行脑补吧。

【快新】记忆碎片

#是片段,不是HE

#两个人合作联合警方端了酒厂和动物园

#怪盗基德死亡表演,只有个人知道,此后隐姓埋名

#回忆片段并没有在谈恋爱,没有!没有!!没有!!!(画重点

        工藤从来没想过能再次遇到黑羽。

        ……

        乍暖还寒的初春,二人并肩走在街道上,江户川柯南披了件单薄的风衣,嘴唇冻的发紫,指尖更是刺骨的寒。黑羽快斗笑着勾起他的手,抄进自己口袋里。

        拐角有家饮品店,黑羽快斗一路拽他进去,为他买了杯热牛奶。柯南翻了个白眼:“我想要咖啡。”黑羽笑嘻嘻的回应:“咖啡对身体不好,喝牛奶能长高啊。”柯南很不情愿,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瘪瘪嘴,嘟起还有婴儿肥的脸。

        ……

        黑羽快斗怎么也不会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逢。他,本来应是,已经死了的,怪盗基德。他看到工藤错愕的眼神。

        当年的合作只是为了各取所需,最后他宣布怪盗基德死亡,结束了阴差阳错开始的即兴表演。从此,世上再无怪盗基德,包括……黑羽快斗。

        他们双双在奶茶店门口愣住。目光对接,穿过时间,穿过回忆,直击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还是黑羽先打了招呼,并邀对方到店内找张桌子坐下。

        工藤从善如流。“你这么久干嘛去了?”工藤率先发问。“还能怎么办,大概是在世界各地流浪吧。”黑羽脸上保持着公式化的笑容。这使工藤又回忆起当年……

        当时的黑羽还是一副少年面孔,笑起来就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口袋里的温度说不上多高,但灼热感从掌心阵阵传来,黑羽手指的每一次轻微弯曲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像一只鸟儿掠过心头。

        他一手捧着牛奶,一手被黑羽揣在兜里,在路人看来就是哥哥照顾弟弟。工藤仰起脸,阳光从黑羽头顶洒下,勾勒出下巴的弧度,砸进江户川柯南的眼里。

        莫名生出一种能这样并肩走过一生的错觉。

        他摇摇头,甩开不切实际的妄想。明明只是刚开始合作,老夫老妻算什么。只是太久没有被人如此用心的呵护着了。合作完了,他们也只是曾经并肩的伙伴,终归都有自己的路。
       
         黑羽看着身边小小的人轻轻摇头,头顶的呆毛也随之起伏,不由得笑出声来。小侦探抬头,略带迷糊的眼神,闪着细碎的阳光,不曾想照亮了谁的心,又装饰了谁的梦。

         柯南还在愣神,听到黑羽的笑声就抬起了头,一张笑脸猝不及防闯入他的脑海,逆着阳光的少年看上去不谙世事,谁又知道他背负了这么多呢?
       
        相视而笑。

        ……

         工藤回过神来。“你最喜欢的咖啡。”黑羽递过来一个杯子。“诶,谢、谢谢。”仓促的道谢。

        “寺井爷爷呢?”“啊,去世了,葬在了故乡。”黑羽漫不经心的回应。发觉自己问了什么的工藤连忙道歉,“没关系,他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愿望,走的很安详。”“那这样真是太好了。”工藤盯着杯中的咖啡,小勺撞击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嘴巴再次不自觉的嘟起。

        又开始发愣了吗……黑羽窃笑出声,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戳了戳工藤的脸。工藤受了惊,但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十分茫然,似乎一无所知。回过神来便撞上黑羽的笑脸,工藤将他和方才脑内不断回放的笑脸重叠,也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从前。

        又闲聊了一会,黑羽抬手看了看腕表。“抱歉,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不然就赶不上回江古田的车了。——对了,帐已经付过了。”工藤冲他挥挥手。

        青年的身影很快混入门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再也寻不着了。

         工藤喝着有些冷了的咖啡,舌头感觉不出味道,只是内心潜意识里隐藏的身不由己咂出了点苦味。——啊,有点想喝热牛奶了呢。

段子要什么标题

大家好又是我,这是今日份的沙雕段子√

学院pa

大家在为文艺汇演准备节目,斗子决定表演魔术。

等他在练习的时候表演完,周围的人一阵惊呼,工藤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魔术的玄机。

黑羽很委屈:新一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

工藤淡淡的说:你脑子里都是水,我怕给你点面子它会成浆糊。

——
斗子:那就可以做成蛋糕胚了

我都写了什么沙雕玩意儿

屯图。
大部分都是不打草稿的摸鱼。

大概是国共性转。
没打草稿,只在群里发过。
带刘海的是早年共。
原设来自以太 @马克思的红色小星星

物理课上的瞎几把乱画

【您那物理成绩还能看吗???】

坚决不打草稿

差点鸽掉的生贺

洗衣机生贺

#嗯,以下的废话你们随意(话比文长

#来自懒癌晚期患者的挣扎

#就是想写最好的他们

#新酱生日快乐啊

#短小精悍(你就懒吧

#我大概只能当个段子手了XD

#深夜更文党是我没错了ww

关于剧情(我就废话一点点
        黑羽逃出来了,但是失忆了,凭着印象寻找工藤最后两人双宿双飞了的故事
放心是糖√







        人真的能死而复生吗?

        樱花打着旋儿,飘落到两人之间,顺流而下,潋滟了失去光泽的眼神。

        工藤从来不相信神话。

        暖意流淌,那灼热的温度却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

        熊熊大火在眼前燃烧,血腥的宝石在怪盗灵巧的手中,火舌舔上来,工藤向后退了一个趔趄,怪盗残损的披风还燃烧着,在火焰中闪现一角。

        火势越来越大,警方被迫退出。他站在屋外看着房子一点点倒塌,热浪扑面。

        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的现场勘察,警方愣是一具尸体都没找到,转移的痕迹也因大火而没什么价值,都烧了,什么都不剩。

        那样的大火,怎么可能逃出来呢?人们为此事唏嘘了好久,感叹善恶有报。怪盗的迷妹们哭喊着不相信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怪盗再没出现过,工藤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那家伙,一定在某个地方躲着呢。

——————————————————————
      [又见面了,名侦探。]怪盗把玩着宝石,漫不经心。

      [最近你出现的频率似乎有些高,基德。]工藤新一走上前。

      [不会太久了。……这样的日子。]转身留给侦探一个潇洒的背影,宝石稳稳当当出现在侦探掌心。

        ——真是……莫名其妙。

        ……不会太久了……他要找到了吗?他的目标。毕竟辛苦这么久了。

        你到底,为了什么呢?

———————————————————————
        工藤新一其实是知道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的。

        黑羽坐在他旁边哈欠连天,不得不承认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奇妙。昨天晚上工藤追完怪盗基德回到宿舍,黑羽蒙着头呼呼大睡。工藤轻手轻脚的去洗澡,出来时黑羽翻了个身,啧,校服都没脱。

        黑羽皱皱眉,轻哼一声。工藤好笑,伸手掀开被子想帮黑羽脱掉外套,怪盗的衣服就这么掉了出来,还带着新鲜弹孔,工藤的手笔。

        暗藏了许久的东西就这么被揭穿,猝不及防。

      [不解释一下吗?黑羽快斗。或者说——怪盗基德?]

        少年笑得纯良,可黑羽快斗分明读出了杀气。/瑟瑟发抖jpg.

         二人促膝长谈了一晚,黑羽只承认了自己是怪盗基德,别的事都绝口不提,包括潘多拉。工藤无奈,了解到他有难言之隐,也不再逼问,最后添上了句:[我迟早会亲手抓住你,然后把你送进监狱。——我不干趁人之虚的勾当,说到做到。]黑羽笑笑:[那你的机会不多了,加油咯。]语气不可置否。

        彼时的工藤还不知道,他这次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以后也许永远得不到了。

———————————————————————

        初遇黑羽还是在入学的时候。他站在大学门口,遇上了张狂不羁的对方。

        黑羽浅蓝的衬衫,扣子解开两颗露出锁骨,套着V领针织衫马甲,袖口的扣子在阳光下闪到了工藤眼底。

        干干净净的少年气息。黑羽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眼中灰蓝的湖水泛起涟漪,一并伸出右手——[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人在年少时不能遇见太过惊艳的人,否则所有的后来者都会黯然失色。工藤现在信了,不然他怎么会把自己的时光消磨于此。

        梦至此回——

        眼前的少年和当初一样,在落花纷飞的街道上,伸出了他的右手——黑羽快斗。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工藤伸出手紧紧握了上去,抓住了,就再不想松开。

—END—

后记:
        黑羽还是没有恢复记忆,但这并不妨碍他每天对工藤“爱的表达”。

        工藤问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黑羽想了想——爱一个人哪要这么多原因,我只是觉得,无论如何,我都离不开你了。

        云朵再怎么流连于天空,大海仍旧是它最终的归宿。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