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黄土

疯子。很丧。日lof随意。
鸽手,长弧,有事烧纸
缓更。/平常就是XD
同人原创均有出没,坑多杂食,注意避雷
画绑 @☆.。.:*酒酿圆子.。.:*☆
我要安利她!都给我call爆!!
求你们看一眼置顶。
priest女孩永不言弃!!
快新长顾是我心头白月光!!!
求你们去看杀破狼默读呜呜呜呜
顺便:西湖组和荣光组了解一下!!!

片段

提要:这段前面我没写,这大概是在故事三分之二的位置,初步设定唐弈这次走之前吻了苏雾,又拿出匕首蹭过苏雾的脸颊(苏雾躺在床上半梦半醒),然后苏雾就醒了。唐弈已经从窗户出去(半夜)/小声BB:其实苏雾跟唐弈混的这些日子武功提高了不少,险境有助于磨练人XD


“你他娘还真是个疯子。”苏雾握紧了手中的剑。

唐弈晃晃悠悠绕过颈前的剑尖,灌了一口酒,,“我疯不疯,你还不清楚吗?”

苏雾知自己拦不住他,收剑回鞘,“你还要走?你还能去哪?”

唐弈哈哈大笑:“我不走,等着一群人来杀我?我疯,但我不傻。——而且,我去哪,也与你无关。”

说罢拎着酒壶,像苏雾遇见他时那样漫不经心,摇摇晃晃地消失在黎明前那苟延残喘的一点夜色中。太阳升起了,拐角早已不见了人影。

唐弈其实什么都不怕,哪怕到处都是想杀他的人,他疯,所以他了无牵挂。亲人死于己手,也尝过背叛与心寒,爱对他来说遥不可及,他早就忘了如何去爱,这太难了。可是这是他唯一一次离开哪个地方时不敢回头,怕看到那个形单影只的人,会满心惆怅。

苏雾曾经觉得,那些生离死别都是自然常情,不必在意,坊间爱情故事都愚蠢又可笑,谁曾想他第一次体会就被打了脸,心甘情愿,可那个人终究是没有等他,离开时连多一份眼神都不肯施舍,他疼得肝肠寸断,也只是伫立着,面朝那人离开的方向,许久未动。

两厢离别,一处相思,可怜对面不相知。

片段/大概是全文的五分之四处

大概设定是苏雾喝醉了,直接上了唐弈,搞完后俩人都睡不着,然后上屋顶聊人生(划掉)通心意XD
懒得排版,凑和看,自娱自乐产物




唐弈:我行遍千山万水,路过无数港湾,可我只想在你这里停靠。

苏雾愣愣地望着他。此时的他,不是那个杀人如麻四处流窜又无所畏惧的疯子,他只是个借酒浇愁闲人而已。

唐弈又自顾自地解释道:也不算为了什么吧,可能别处渡口人来人往,只你这儿是一条人迹罕至的雾中长堤,觉得安心些罢了。

苏雾问道:雾中岂不是更危险吗,怎么会安心呢?

唐弈那双平时散漫的桃花眼忽然就变得墨沉沉,即使逆着月光,也能看到那对黑的吓人的瞳仁。苏雾有些惶恐。他忽而极缓地开了口:……雾中危机四伏,但他们也看不到我,不敢保证一击必中,就不会轻举妄动。我便有足够的时间自毁——就算我死,他们也什么都别想得到。顿了顿,复道:死在你身边,是我能想到的自己最好的结局,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拖累你——这大概本来就是个奢望。

两人皆是默然。苏雾不想去深究他话里的深层含义。他本来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此次任性,他早就想到了决裂的结局,最坏也不过是对方躲到天涯海角,此生再不相见。得到了回应,足以令他欣喜若狂。

唐弈说他想在自己这里停靠,是不是自己只是他港湾的其中之一?奢望,奢望就没有希望吗?……

苏雾发狠的吻上了唐弈的唇,确切地说是咬,撕扯着,冲鼻的酒气和氤氲的血腥气混杂着,一股冲上了他的大脑,点起了一把火,将他遍体烧的寸草不生。——然后就再没了知觉。

苏雾再醒来,自己好好的躺在客栈的房间,唐弈早就走了。要不是枕边还有唐弈的匕首,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昨晚经历的,只是一场梦。苏雾忽然就茫然了,他看不清唐弈的真心有几分,还是对方演技高超,给他编了个美丽的幻想,将他骗了个彻底。

唐弈只告诉苏雾他想在他这停靠,却没告诉他,这是他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泊岸。苏雾只猜到了他还要离去,却没猜到这次分离,许是死别。

船行天涯,终有一天,是要漂往黄泉,渡过忘川,饮过孟婆汤,前世尘缘,一并了断干净。船上同行,至多一人尔。



注: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自家OC


苏雾,字一痕,五六岁死全家(划掉),被灭门,被长他两岁的唐弈所救


唐弈,字谙暮,酒鬼疯子,武器银针,医药世家,自己把自己逼疯(在自己体内植入了“枯冢”←一种毒)又杀了全家


设定没写完,架空武侠pa

会不定时改 @马克思的红色小星星

【快新】幼时曾游,不识离愁(带团子

#跟标题没啥关系(两个快新小团子你要嘛

#只想写暖暖甜甜的日常√

#私设遍地XD

#给宝贝的礼物ww @☆.。.:*酒酿圆子.。.:*☆ 我终于写、完、啦!!!/明示求配图(我爱小团叽)



1.
       你刚搬到这附近住不久,你的左邻右舍是两户奇怪的人家——侦探和魔术师。一家姓工藤,一家姓黑羽。

        工藤先生是个推理小说家,偶尔也接点侦探的私活,帮当地警部破了不少大案,经常一通电话就出去了——不是被催稿,就是有案子。

         黑羽夫妇都是世界小有名气的魔术师,你甚至还为此激动不已。

        然而……

        每天一大早就是鸡飞狗跳,闹钟都没这么勤快——确切地说,是有效。鸽子的咕咕声和拍打翅膀的声音,以及你某次在窗口吃饼干留下的碎渣而引来不少鸽子天天来啄你窗户——不起床?不,你更不想看到自己的窗户碎掉。

        似乎一切都很……莫名其妙。

2.
        直到你看到了两家人上幼儿园的儿子——麻麻我看到了天使!

3.
        关键是,长的还贼像/。除了发型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确定都是自己生的???

4.
        这周六早上,你再次被鸽子吵醒后无奈地起床洗漱,甚至还良心发现般想起看看自己门口一周没问几乎半死不活的花。

5.

——哦豁,已经不是半死不活,而是秃了。

6.
——我当初真的是眼瞎才会觉得这小屁孩是天使。

       你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拿着花瓣撒着玩的小团子。

       一头乱毛,黑羽家的。改天一定要去敲诈一大束玫瑰花,嗯……还要一张魔术表演门票。——你咬牙切齿,深呼吸几次,将情绪平静下来,发现自己还有点庆幸不用照顾那几盆花了。
       
         你和颜悦色地弯下腰去: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团子眨巴眨巴眼,泪先飙出来了: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呜呜呜……对不起……

        你哭笑不得,赶紧连连安慰。小团子呲溜收回了眼泪,扬起一张大大的笑脸,奶声奶气:我叫黑羽快斗,姐姐你的花真好看,嗯……你也特别好看!

        你正惊于自己竟然被小孩子撩了,黑羽快斗把手中花瓣往你头上一撒,拔腿跑回了自家院子。

7.
        果然,刚刚都是错觉。

8.
        相比之下,工藤家的那个孩子就安静多了,住了这几个月你也仅得知那孩子的名字叫工藤新一。

        每次见面,对方也只是乖乖巧巧打个招呼,性子极为安静。难得在花园里看到他,看到了也大概是自己在秋千上看书,或者在草地上自己玩侦探游戏。

        住的时间久了,也就渐渐习惯黑羽快斗时不时的捣乱和张口就来的不知真伪的赞美,习惯了工藤新一的安静。

9.
        然而习惯就是用来打破的。

10.
        你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自家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极为相似的孩子——工藤新一,黑羽快斗。

11.
-二十分钟前-

         “……我们因为事业原因要出国一段时间,你看带着快斗我们也没法照顾他,你能不能帮我们照看一些日子,拜托了。……那真是太感谢了,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

-十分钟前-

        “……我和优作要出去旅游一段时间,新一又不方便跟着,所以能不能麻烦你照顾他几天……那就麻烦你了。”——因为拖稿拖得人神共愤了吗?

12.
        你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工藤新一蜷在沙发的一个角落抱着厚厚的《福尔摩斯全集》看,黑羽快斗正对着桌子上的甜点大快朵颐。

        行吧,就这样吧,撑过这几天就好了。你干脆就这样随波逐流。——其实还挺不错的。

13.
        你好像又错了。

14.
        我当初为什么会觉得这俩人会相安无事?你看着满屋的狼藉欲哭无泪。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
       
        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的那份柠檬派上撒了工藤新一最为深恶痛绝的葡萄干,被工藤追着打了一路。

——事实证明,越安静的人发起飙来越可怕。

15.
        其实两个小崽子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安静的。比如现在……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突然吼了出来,你无比好奇地看过去——工藤头顶满是红色的玫瑰花瓣,小脸蛋气鼓鼓的,气急败坏地拍打着自己衣服上的叶子。

         “噗——”你先是忍俊不禁,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花……这玫瑰花是你今天出去买甜品顺道在花店高价买来装饰的啊!!!你为可怜的玫瑰花和自己的钱包默哀一秒,转头看向黑羽,笑容慈祥。

        尽管你眼珠子气的都快瞪出来了,但你……什么都不能做。黑羽快斗蹬哒着小短腿跑到你面前,手里端着一小块切好的蛋糕:姐姐吃这个!

——显然一副不知道自己又闯了祸的样子。

         你有气没地儿撒,也只能往肚里咽。小黑羽似乎看到了你极力克制的脸色,低下头:姐姐,我是不是又闯祸了啊……

——又来了!

        你最头疼黑羽快斗装可怜,长的好看就能为所欲为了吗?!——不好意思,大概就是的。

        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你打算接过他手里的蛋糕,接过的一瞬间,你面前出现了一朵鲜红的玫瑰花——确认过眼神,这朵是是幸存。
        不过,心软之前……

16.
——还是好想打他哦。

        你顶着一脸溅出来的的奶油面无表情地想。工藤新一贴心地为你递来了纸巾,你感慨还是这只比较懂事……然后看着他自己抱着书跑了出去。

17.
——都是大猪蹄子!

18.
        你愤愤不平地下了结论后,两个小家伙却一连安生了好几天没有作妖。鸡飞狗跳惯了,突然平静还真让人不适应。
  
         你忽然想起,两个小家伙在屋里已经闷了快十来天了,自己死宅惯了,可小孩子是要憋坏的吧。

         你决定第二天带他们去郊游。

19.
        你做了决定的同时就认定了这是个错误,并且觉得义无反顾的自己真伟大。

20.
        这么多天的第一次出行把两个小团子激动坏了,毕竟还是孩子心性,像工藤新一那种再怎么比同龄孩子成熟也还是喜欢偶尔玩闹的。

        两个小孩子在列车上跑来跑去,被你按到座位上还不住地叽叽喳喳,竟意外的聊的来,如果能忽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幼稚拌嘴就更好了。

        “福尔摩斯真的超厉害,我将来要成为一个和他一样厉害的大侦探!”

         “魔术师才更酷好吗!”

         ……

         你听着他们中气十足的声音,想着这样也不错。

21.
        终点站到了,可是里你们要去的目标地点还很远。这边人迹罕至,几乎找不到车,只能徒步。
       
        你背着野餐的背包,里面装着小家伙的零食甜点之类。左右手分别牵着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并排走过田埂。

        微风掠过田间,夹杂着草木的清香还有湿润泥土的气息。绿油油的田野尽头就是你们要去的大片花田了,可显然两个小孩子已经快走不动了。

        稍事休息了一下,又走了一段距离,黑羽直接站在你面前,伸出柔软的小手扯扯你的衣角:姐姐,我走不动了,你能抱抱我吗?你被他看一眼心都化了,试想谁能拒绝一个白白净净的可爱团子对你撒娇呢?

        你二话不说捞起来就走,工藤拽着你的手,脚步有些踉跄,但依然坚持自己走。你放慢了些脚步,拉着工藤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22.
        到了目的地,黑羽马上就从你臂弯里跳下来了,冲你歪歪头:谢谢姐姐!笑嘻嘻的,露出一口细白的牙。

        小孩子嘛,精力充沛,歇了一会就撒欢玩去了。你铺好野餐用的摊子,把食物放在一边,抱膝看着两个小孩子在花田里追逐打闹。

        低头捶了捶因为抱黑羽快斗而有些酸软的胳膊,一抬头,就感觉有东西落在了自己头上,一扭头,黑羽快斗正拿着个花环往你头上戴,见被抓包,也不尴尬,还给花环调整了位置。

        谢谢姐姐抱我过来,这个就算作谢礼吧!说完,黑羽快斗就又跑去找工藤新一了。

23.
        到了午餐时间,两个小孩子都饿了,吃东西狼吞虎咽,你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慢点儿,没人跟你们抢。

        两个小孩子平时会有午睡时间,可今天大概太兴奋了,吃完又没了影。你蹲下收拾东西,觉得脖子里有点痒,不知被谁塞了一束小蓝花,还有一股清香。你听见脚步声,看到工藤向远处跑去。

24.
        你掏出速写本,准备画幅风景速写。抬眼向花田尽头望去,绿的还是田野,还有红瓦白墙的农舍,混在花中不甚分明,然后……

        你低下头去,在一片花丛中央添了两个小人儿,手拉着手,向远方奔去。

25.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你四处张望,却没看到两个小团子。你有些慌,却在不远处看到了一片倒下的花。走过去一瞧,你好气又好笑,两个孩子已经抱作一团,累倒在那睡着了。

——就像双生于花丛中的小精灵。

26.
        你一路将他们背回了车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上车,你就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夕阳的余晖温柔的洒在你们的下半张脸,两个小团子窝在你怀里,睡的正香,手还牵在一起。一只不知何时误入列车的蝴蝶,就那样轻轻的,轻轻地敛了翅膀,落在你头顶的花环上。

——回家的路还有很长,你们的梦还有很久。



-END-

【置顶】傻不拉几的自我介绍XD

这儿鬼,cn什么鬼(←认真的,也可以叫我挽今离

是个写手,副业瞎画,坑多,爱点推荐,建议屏蔽

画绑 @小侦探的白干儿💫 /抱紧大可爱

主产快新!快新!!快新!!!←本命(可订阅#什么鬼的废纸篓#),偶尔产全职相关【周叶伞修叶中心√(all叶)】(可订阅#什么鬼的垃圾筐#),还产点国共(#什么鬼已废#)

叶修是信仰,敢diss打爆你狗头

坑多,千万慎fo

文笔不好,画画辣鸡,瞎了您的眼还请移步

话痨,佛系,友好交流拒绝撕逼x

提意见私信评论均可,合理采纳;骂我我都不会生气,您尽管蹦哒,我自娱自乐

扣扣:1494638656,欢迎小可爱找我扩列ww

喜怒无常,经常画风突变,可攻可受

备注:

关于蹲的坑(只产前三,剩下看心情:
全职高手
名侦探柯南
党拟
凹凸世界
宝石之国
刀剑乱舞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APH
魔道祖师

priest相关:
杀破狼
默读
镇魂

【快新】黑羽皮了吗?

#还是片段

#给狐鸦大宝贝的图配的文字 @小侦探的白干儿💫

图片走这里ww

#不好意思写的差劲我的锅/拉后腿

#工藤已恢复,已同居,谈恋爱的小日常,夫夫情趣了解一下

        怪盗基德又发出了预告函。

        工藤看着书桌上摆放的端端正正的白色信封,封口用了心形火漆印,看上去倒像是一封待拆的情书,带着初恋的青涩与甜蜜,乖乖巧巧,一不小心就会溜走。

        工藤新一走上前,轻轻掂起,小心的护着恋人纯粹的心意。不重,很薄。打开来,是他司空见惯的一张素色卡片,内容同他从警部那里拿到的如出一辙,只是僵硬的印刷体换成了他所熟悉的黑羽快斗的字体,带着几分张牙舞爪的轻狂。

        这是独属自己的。他想。嘴角不自觉翘起,将卡片轻柔的放进心口的口袋。

        ……

        “怪盗基德。”工藤挑了挑眼尾。

        “又见面了,我亲爱的宿敌。”基德声音里带着不知是真是假笑意,刻意加重了[亲爱的]这三个字,不出所料的看到了面皮薄的侦探羞赧扭过头去而暴露的殷红耳尖。

        “把东西还回来吧,反正对你也没什么用不是吗?”工藤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倒不如陪他玩一玩。

        怪盗基德轻笑起来。他踩在细细的天台栏杆上,夜风猎猎,背后的白色披风呼啦呼啦响着,和风声愈吵愈烈,欲盖弥彰般隐藏了二人的呼吸。

        基德把玩着刚刚几乎可以说是[光明正大]窃取的小物件,是一枚戒指,据说在阴天的夜晚可以折射出星空,故名“星之眼”。

        侦探走上前去,伸出手,“把东西给我。”声音坚定而不容置疑。不料基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可以给你,带上了就是我的人了。”侦探脸色爆红,被戴上戒指的手忘记收回,就那样任凭对方抓着。

        怪盗基德还在仔细打量,就在工藤新一以为他又要说什么肉麻情话的时候,装模作样的来了一句:“名侦探,指甲该剪啦。”

        回家后后背被名侦探的长指甲挠出血暂且不提。别问我他们干了什么,自行脑补吧。

【快新】记忆碎片

#是片段,不是HE

#两个人合作联合警方端了酒厂和动物园

#怪盗基德死亡表演,只有个人知道,此后隐姓埋名

#回忆片段并没有在谈恋爱,没有!没有!!没有!!!(画重点

        工藤从来没想过能再次遇到黑羽。

        ……

        乍暖还寒的初春,二人并肩走在街道上,江户川柯南披了件单薄的风衣,嘴唇冻的发紫,指尖更是刺骨的寒。黑羽快斗笑着勾起他的手,抄进自己口袋里。

        拐角有家饮品店,黑羽快斗一路拽他进去,为他买了杯热牛奶。柯南翻了个白眼:“我想要咖啡。”黑羽笑嘻嘻的回应:“咖啡对身体不好,喝牛奶能长高啊。”柯南很不情愿,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瘪瘪嘴,嘟起还有婴儿肥的脸。

        ……

        黑羽快斗怎么也不会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逢。他,本来应是,已经死了的,怪盗基德。他看到工藤错愕的眼神。

        当年的合作只是为了各取所需,最后他宣布怪盗基德死亡,结束了阴差阳错开始的即兴表演。从此,世上再无怪盗基德,包括……黑羽快斗。

        他们双双在奶茶店门口愣住。目光对接,穿过时间,穿过回忆,直击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还是黑羽先打了招呼,并邀对方到店内找张桌子坐下。

        工藤从善如流。“你这么久干嘛去了?”工藤率先发问。“还能怎么办,大概是在世界各地流浪吧。”黑羽脸上保持着公式化的笑容。这使工藤又回忆起当年……

        当时的黑羽还是一副少年面孔,笑起来就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口袋里的温度说不上多高,但灼热感从掌心阵阵传来,黑羽手指的每一次轻微弯曲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像一只鸟儿掠过心头。

        他一手捧着牛奶,一手被黑羽揣在兜里,在路人看来就是哥哥照顾弟弟。工藤仰起脸,阳光从黑羽头顶洒下,勾勒出下巴的弧度,砸进江户川柯南的眼里。

        莫名生出一种能这样并肩走过一生的错觉。

        他摇摇头,甩开不切实际的妄想。明明只是刚开始合作,老夫老妻算什么。只是太久没有被人如此用心的呵护着了。合作完了,他们也只是曾经并肩的伙伴,终归都有自己的路。
       
         黑羽看着身边小小的人轻轻摇头,头顶的呆毛也随之起伏,不由得笑出声来。小侦探抬头,略带迷糊的眼神,闪着细碎的阳光,不曾想照亮了谁的心,又装饰了谁的梦。

         柯南还在愣神,听到黑羽的笑声就抬起了头,一张笑脸猝不及防闯入他的脑海,逆着阳光的少年看上去不谙世事,谁又知道他背负了这么多呢?
       
        相视而笑。

        ……

         工藤回过神来。“你最喜欢的咖啡。”黑羽递过来一个杯子。“诶,谢、谢谢。”仓促的道谢。

        “寺井爷爷呢?”“啊,去世了,葬在了故乡。”黑羽漫不经心的回应。发觉自己问了什么的工藤连忙道歉,“没关系,他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愿望,走的很安详。”“那这样真是太好了。”工藤盯着杯中的咖啡,小勺撞击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嘴巴再次不自觉的嘟起。

        又开始发愣了吗……黑羽窃笑出声,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戳了戳工藤的脸。工藤受了惊,但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十分茫然,似乎一无所知。回过神来便撞上黑羽的笑脸,工藤将他和方才脑内不断回放的笑脸重叠,也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从前。

        又闲聊了一会,黑羽抬手看了看腕表。“抱歉,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不然就赶不上回江古田的车了。——对了,帐已经付过了。”工藤冲他挥挥手。

        青年的身影很快混入门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再也寻不着了。

         工藤喝着有些冷了的咖啡,舌头感觉不出味道,只是内心潜意识里隐藏的身不由己咂出了点苦味。——啊,有点想喝热牛奶了呢。

段子要什么标题

大家好又是我,这是今日份的沙雕段子√

学院pa

大家在为文艺汇演准备节目,斗子决定表演魔术。

等他在练习的时候表演完,周围的人一阵惊呼,工藤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魔术的玄机。

黑羽很委屈:新一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

工藤淡淡的说:你脑子里都是水,我怕给你点面子它会成浆糊。

——
斗子:那就可以做成蛋糕胚了

我都写了什么沙雕玩意儿